<kbd id='c8666572ee'></kbd><address id='c8666572ee'><style id='c8666572ee'></style></address><button id='c8666572ee'></button>

          廣州菱控|三菱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業界聚焦 >>正文
          新聞搜索
          最新新聞
          本月熱門TOP10
          機械:壹家辦了幾十年的制造業民企為何倒閉? - 機械 制造業
          http://www.lk30.com
          文章來源:張國斌 更新時間:2015-8-11
          分享到:
          機械:壹家辦了幾十年的制造業民企為何倒閉? - 機械 制造業

          導讀:

            工廠由我父母在94年創立,地處長三角壹個經濟水平極高的城市。主營業務是機械加工。94年創辦的時候固定資產約在兩百萬左右,沒有自己的廠房,但這個行業的機械價值很高,200多萬幾乎都是機械價格。

            父親以前就是國營企業副廠長,業務能力極強。從94年建廠到2006年,每年保持15%的增長率。 2006年企業達到發展高峰期,規模為150人,年營業額2500萬,毛利潤在30%左右。

            那個時候父親有了產品線更新換代的意識,開始積攢資金準備更新生產線。壹條進口的自動線大約需要1000萬左右。 我爸當

            導讀:明明不是民企老板沒有業務能力,為何最終還是面臨倒閉?老板兒子對此進行了深度的總結:①融資渠道極度困難:②瘋狂上漲的人力成本;③房地產打擊了民營企業家們的動力;④企業的發展需要壹個漫長的過程。

            看到有朋友說廣州的企業在微利的情況下關廠,深有感觸,這裏我也說壹下我們的情況。

            工廠由我父母在94年創立,地處長三角壹個經濟水平極高的城市。主營業務是機械加工。94年創辦的時候固定資產約在兩百萬左右,沒有自己的廠房,但這個行業的機械價值很高,200多萬幾乎都是機械價格。

            父親以前就是國營企業副廠長,業務能力極強。從94年建廠到2006年,每年保持15%的增長率。 2006年企業達到發展高峰期,規模為150人,年營業額2500萬,毛利潤在30%左右。

            那個時候父親有了產品線更新換代的意識,開始積攢資金準備更新生產線。壹條進口的自動線大約需要1000萬左右。 我爸當時空余資金大約有500萬左右,原本考慮在07或08年上自動線。

            2006年的時候當地政府對工業園區重新規劃,需要我們搬廠房。當時江浙各地都在爭相新建工業園區,然而縣鎮財政缺乏足夠的資金,所以他們就采取了壹些今天看來是十分無恥的策略:

            地方政府鼓勵當地企業搬遷進入工業園區,然而工業園區裏是毛坯廠房,既不符合工業廠房的標準,更無任何裝修。地方政府當時承諾的是,各廠以租賃的形式搬入新廠區,自己支付廠房改建和辦公區裝修的費用,地方政府將在第壹個租賃期(5年)到期後以便宜的價格將地皮賣給各個企業。 而如果不搬遷的話,有什麽麻煩自己看著辦,傳聞市政府要用原先的土地建立環湖景觀工程。

            說這話的是當地政府壹把手,幾十家企業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只得同意遷入工業區。整個搬廠,廠房改建,廠房裝修,耗去了大約500萬資金。企業原先十幾年的慢慢積累幾乎化為烏有,更新生產線計劃無限期擱置。

            06年時通脹已經加劇,原材料價格大規模上漲,廣東地區的民工荒首現長三角。我父當時為了留住工人,06年給工人平均加了10%工資。07年開春,我們直接雇了大巴到安徽和鹽城接工人回來上班。

            2007年鋼材和工業用油價格上漲,毛利潤下降了10個點。我父親開始著急。他把剩余的資金投入了當時在瘋長的股市,想從裏面圈壹部分錢,再貸款在08年更新生產線。

            結果在資金投入了六個月後,遭遇07年A股慘跌。 還好投入的資金量不算很多,但是通過股市盈利這條路是走不通了。父親只能回到原先的軌道上慢慢經營。

            2008年全球經濟開始下滑,我們廠的主要客戶,日本方面的訂單量急劇下滑。我爸意識到工廠可能出現前所未有的困局了,開始采取裁員措施。08年底裁掉了三分之壹的工人。

            09年的時候有新聞說浙江民營企業開始出現倒閉潮。我們原先的供貨方,浙江的微型企業,紛紛停擺。有壹個跟我們配套了十幾年的企業,還請我們去普陀山玩過。那天他們那邊倒閉清算,還欠我們五萬應付款。 我爸去看他時,看到那個廠長,五十幾歲的人,正被兩個二十幾歲的按在地上打。兩個小年輕都是債務單位的,欠五十幾萬。 我爸看這情況,那五萬就沒提了,直接買車票回來。

            10年的時候人工繼續瘋長,普通壹線工人2000都留不住。 食堂裏燒飯的阿姨,每天工作4個小時,給1500居然嫌少。 當地在進行大規模拆遷,當地的工人在拆遷後壹下子就坐擁了好幾套房產,賣掉壹套變現都有五六十萬。區區壹兩千的工資已經不放在他們眼裏。這大概也算是房地產行業對實體行業的壹個另類沖擊吧。

            2011年傳聞政府要加大對民營企業和微型企業的輔助,可是只聞打雷,不見下雨。貸款標準壹樣很高。 10年民間借貸開始流行, 我們接觸了壹些民間借貸機構,年利率幾乎都在40%以上。民營實體行業很難有這樣的利潤率。我不知道都是什麽樣的企業在像他們貸款,但是我們這樣的肯定不行。 10年人工繼續瘋長,原材料繼續瘋長,原本不怎麽做的低利潤訂單也要開始搶,沒辦法,不做人工照樣要付。

            2012年的時候賬面出現虧損,這是開廠16年來的第壹次。而且勞資糾紛開始逐漸增多,新來的工人做兩個月就提要加工資。 要知道工人從入廠,到能出產品,差不多就需要兩個月左右的培訓時間。剛能產出的時候工人就提出這些要求。我知道他們也沒辦法,外面工資現在都開的很高,不給我們做,他們可以給別人做。 整個社會在高通脹的情況下都變得浮躁,大家都想賺快錢,妳賺錢的速度必須得高過錢貶值的速度啊。

            13年繼續困難,父親開始了改革,進壹步大規模裁員。人數從100降到了不足40!

            說來好笑,都說生意越做越大,我們卻是越做越小。訂單我們已經不具備消化能力,開始進行大規模收購。也就是說,我們開始逐漸從壹個生產型企業,變成了壹個倒爺, 只把檢驗關。 而這些事情是絕對不能被上家知道的。 大客戶有人來視察時,我父親是招呼親戚都來幫忙,全部站到生產線上去裝樣子,沒辦法,真的就是難成這樣!寫的時候眼睛都是酸的。

            直到今年,我爸考慮的已經不是更新生產線的問題了,而是這些骨幹如何給他們安置,讓他們有個好歸所。

            在去年年底的聚會上,除了兩家企業是鎮政府重點扶持對象,年營業額過億外,其他的幾十家大大小小的企業幾乎都面臨壹樣的困局。年度大會變成了訴苦大會。以前這些人都是講究面子的人,也都經歷過風浪,不願在人前示弱。這次大家喝高了不知道誰先起了個頭,都紛紛掏心掏肺的加入。

            我總結了壹下,主要以下幾條:

            1、融資渠道極度困難。銀行幾乎不給微型企業貸款。就長三角來說年營業額5000萬以下都算微型企業,但是這些微型企業卻負擔了長三角95%的勞動人口,和85%的稅收,但是這樣的企業,卻貸不到款。

            浙江那邊09年就開始有民營企業大量倒閉,後來老板們變聰明了,走之前去狠借壹筆高利貸,然後全家出國。這就是為什麽我們接二連三的聽說浙江那邊有全民借貸,資金鏈崩盤的新聞。還有那個吳英案也是。

            2、瘋狂上漲的人力成本。漲工資是好事,但是物價和工資壹起漲就不是什麽好事了。人力成本上漲我們可以接受每年5-10%,但不是每年30%的跳漲。這會打破民營企業原有的生產規劃和生產布局, 90%的企業倒在了生產線更新換代的前夜!

            3、房地產打擊了民營企業家們的動力。很多企業家都和我爸壹樣,後悔沒在賺錢的時候多買幾套房。以我爸的壹個朋友為例,04年-09年平均每年購入兩套房,10年工廠日子不好過,直接關廠了事。10年的時候出手兩套房,每套獲利300%! 這個於他來說是好事,但是這真的是我們的政府想看到的嗎?

            4、企業的發展需要壹個漫長的過程:第壹要解決生存問題,然後逐漸做大做強,從低端加工業做起逐漸靠攏產業鏈上遊,最後才是解決自主研發能力。沒有企業可以做到壹步到位。中國大多數民營企業在第壹階段過度到第二階段的過程中就被無情的扼殺。政府沒有把雞養大就開始迫不及待的殺雞取卵,這個陣痛,在往後的十年經濟大蕭條中會逐漸顯現,官員們也會意識的更深刻。

            我並不是想抱怨什麽,我只是想知道,如果像我父親這樣業務能力強,兢兢業業心無旁騖曾經創造了無數成功的企業家也走到這步田地,還有多少民營企業能生存的很好。

            

          上壹條 上壹條:三菱Q06UDHCPU,A1SJ61BT11
          相關新聞  機械   制造業   新聞